当前位置: 主页 > 墙贴 >

动情天津 筑梦中国 聚焦第十三届全运会浙江代表团

时间:2018-10-30 11:5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今年的天津全运会首次设立19个群众体育项目,攀岩便是其中之一。两周前,浙江省登山协会牵头办了一场省内海选,初步挑出48个选手,下周再进行集训,5月还有一场省内选拔赛,胜出的选手接着参加6月的全国资格赛,最后才能站上全运会的舞台。 48人当中,有位初

  今年的天津全运会首次设立19个群众体育项目,攀岩便是其中之一。两周前,浙江省登山协会牵头办了一场省内海选,初步挑出48个选手,下周再进行集训,5月还有一场省内选拔赛,胜出的选手接着参加6月的全国资格赛,最后才能站上全运会的舞台。

  48人当中,有位初三、正备战中考的孩子蛮特别,他也可能是代表浙江省参加全运会攀岩比赛的种子选手。

  陈勇辰,2002年出生在台州市仙居县埠头镇,父母常年在广州打工,家里只剩他和外婆相伴。和大部分农村孩子一样,陈勇辰的童年是在田间野地里玩大的,没有课外补习班的压力,他和小伙伴们常常赤着脚到处野,练就了一副好身板:身体素质棒,协调能力也不错。

  2012年,陈勇辰的表哥张天志(时任浙江农林大学攀岩队主教练)正好带队参加省内攀岩比赛,也没多想,就带着小表弟去攀岩馆见识见识。“在那之前他从来没接触过攀岩,也不知道攀岩是怎么回事。”张天志回忆,当时才10岁的陈勇辰起先看着选手爬,边看边学,没多久就自己摸着岩壁上去了,那是表弟正儿八经第一次攀岩,却在速度赛中以第二名的成绩登顶,这一成绩超越了不少有过专业训练的选手,不过因为是非注册选手,成绩自然也不作数。

  那次尝试后,陈勇辰疯了一样爱上攀岩,他甚至觉得自己像一只壁虎一样吸附在岩壁上的感觉简直太美好了。张天志也被表弟的攀岩天赋所折服,之后的寒暑假,他都会把陈勇辰“扔”在农林大学,和大学生们一起训练。说来也是神奇,陈勇辰迅速成长为省内多项青少年攀岩赛事的冠军,在他这个年龄段几乎难觅对手,去年还代表埠头中学拿到了全国冠军。今年,攀岩项目进入全运会后,陈勇辰自然也成了浙江省的种子选手。

  不过,这个初三少年的攀岩路还是走得蛮坎坷的。他所在的埠头镇,没有正规像样的攀岩场馆,可是想在技术上提高就必须训练啊。陈勇辰不得不寻找各种形式的岩壁,他最爱的是隔壁家砌起的黄泥砖墙,几块砖当中的小小缝隙都能扒住,如此横移来保持攀爬能力;要不就是山脚下、溪流里的各大天然岩壁,这些“不得已”的动作对他的读线能力(观察线路、并得出如何攀爬的方法)、攀爬能力等都有很大的帮助。

  从事攀岩运动的表哥太明白表弟热爱攀岩的心了,但他也深知在没有保护下攀爬户外自然岩壁的危险系数。为了让陈勇辰能有更多机会训练,张天志在表弟家的阁楼上专门为其造了一片简易的室内攀岩墙,“他家阁楼有一面墙,我就涂上水泥,然后在不同位置贴了几片破瓷砖充当岩点让他抓和踩。”

  我看了张天志发来的照片直接愣了。这攀岩墙也实在太简陋了,破瓷砖都是不规则的,棱角还很清晰,一不小心就会割到手,每块砖厚度也就2-3厘米,陈勇辰不但要手抓还得用脚踩着向上攀爬,难度可想而知。地上放着一只白色麻袋,破了个洞,看得见里面是一些海绵条,这是张天志专门给表弟做的防护垫,可是宽度和厚度还远远不到保护的标准也就是这样的环境也挡不住陈勇辰攀岩的热情。

  陈勇辰还是个很懂事的孩子,深知父母在外打工赚钱不易,他从不乱花钱,到了初三,没有任何电子产品,省内包括国内的大多青少年攀岩比赛,都不设奖金,“衣服、背包基本都是比赛赢回来的奖品,一用就是三四年。”张天志说。

  直到最近,张天志才为表弟做了一面相对正规的攀岩墙,有3米多高,这训练条件才稍微好了点。因为拿到了不少冠军,陈勇辰的名气在老家也算是打响了,他还带了几个小徒弟,有个小胖子跟着他练,成功减肥了20多斤,但是多数孩子都没坚持下来,练着练着又跑出去玩游戏,在埠头镇那个小地方,坚持攀岩的陈勇辰实在难得。

  初三了,陈勇辰也感受到了学业的压力,父母还是想让他考个好点的高中,可大男孩内心的那团攀岩热火仍熊熊燃烧着。平时都住校,周五晚上回家,周六休息,周日又要返校参加补习班,陈勇辰的训练时间真的不多,“学校没有攀岩墙,他就趁着下课10分钟,跑去操场上拉引体向上,很标准的那种,一口气可以做20多个!这也是锻炼臂力的好方法。”说起表弟,张天志真是发自内心的自豪。

  已经长到1.75米的陈勇辰身体瘦弱,即便条件所限,他还是囊括了2012-2016年几乎省内所有攀岩比赛他这个年龄组的冠军,实力放在全国也能进前三。也许真的天生就是块攀岩的好材料吧,别看他年纪小,梦想可不小,陈勇辰说过,会一直刻苦训练,也会保护好自己,直到有机会代表国家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

(责任编辑:admin)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