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墙贴 >

复活成都的“交子”故事

时间:2018-10-16 06:3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交子”发行于北宋时期的成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纸币。从商业信用凭证到官方法定货币,交子具备现代纸币的各种基本要素,远远走在世界各国之前。陈登木、萧继东合作的写实主义巨幅油画《成都交子·汇通天下》展示的不仅是成都对世界的杰出贡献,更是中华

  “交子”发行于北宋时期的成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的纸币。从商业信用凭证到官方法定货币,交子具备现代纸币的各种基本要素,远远走在世界各国之前。陈登木、萧继东合作的写实主义巨幅油画《成都交子·汇通天下》展示的不仅是成都对世界的杰出贡献,更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精彩呈现。

  萧继东(左),1946年生于雅安,祖籍成都籍田。1960年进入成都三中,后毕业于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1985年创办四川教育学院美术系。中国美协会员、四川美协油画艺委会会员、蜀都书画院副院长、致公画院院长等。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画展,在《人民日报》《美术》《中国油画》等刊物发表,央视制作播放了50分钟《萧继东——守望诚恳现实主义艺术殿堂》的专题片。出版有《萧继东素描肖像艺术》《全国高等艺术院校教师范画精品临本之七萧继东作品选》(素描)等。

  陈登木,著名书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就读于中央美院进修班、解放军艺术学院。历任军区美术创作室主任、蜀都书画院副院长。作品《行军路上》入选全国美展;《远方》《高原的传说》《阳光下》入选中国油画展和全国少数民族美术展。出版有《重返家园》等作品。

  陈登木(以下简称陈):2012年8月,由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联合主办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启动,我参加了四川省美协的动员大会,经最终论证、公布方案和选题等几个环节,共计150个选题,四川省有两个项目获批:一是“李冰治水”,一是“成都交子”。我考虑到再现交子诞生这一重大题材的各种难度,遂邀请了萧继东教授与我共同承担这一项目。交子背后是创造、推广、管理、使用的一系列人物,对历史人物的写实再现,需要高度的历史担当与美术素养。萧继东是“诚恳现实主义”大师,其笔下的多民族人物造像深邃有力,逼人心魄,已是很多美术院校的教材。

  记:“交子”一词属明显的蜀地方言。中国钱币学会张季琦先生认为:“所谓‘交子’,可能并不一定是纸币产生后才起的名称,而是与那时四川的方言、习俗有关,是人们对当时出现的盐茶钞引和其他商业性票据的一种习惯性称呼。所谓相交、相会、相关,都是对照票据而取钱的意思。”

  陈:交子是一个汇聚了、经济、民生、交通、金融、造纸、印刷以及跨国度、多民族参与的聚合体,是展现“一带一路”的历史具象,也是一个海纳百川的大江湖。我和萧教授多次拜访了高文、姜易德、余世宽、李力知等多位钱币专家,穷尽了所能找到的全部历史材料,单是央视播放的纪录片《交子传奇》,我们反反复复不知看了多少遍……

  陈:《中国钱币大辞典》记载:“北宋交子,三十年代,仅存国内的一张实物被日本人买走。”另外,成都收藏界目前藏有半块交子印版。在日本那张长12.8厘米,宽7.6厘米,纸质介于皮棉纸与夹宣纸之间,显浅,分正反两面印刷,正面上方印有两排10个铜钱纹,中间印有隶书字体:“除四川外,许于诸路州县公私从便主管并同见钱七百七十承陌流转行使。”从中间到下方印有房舍、人物、袋堆、货运车辆等图样。反面四周印有28枚铜钱纹为花边,上书6个篆体字:“大宋通中部印”;有手书粗黑宋体字:“户部奏准印造大宋城通行宝钞”,“使用伪造者斩告捕者赏钱十贯天圣元年”。我们知道,世界上最早的著作版权保护也出现在成都,加上这一货币保护条例,成都创造了很多“世界第一”。

  萧继东(以下简称萧):《宋朝事实》有如下一段记载:“益州豪民十余户,连保作交子,每年与岁之夏秋盘仓量人夫,及出修糜枣堰丁夫物料,诸豪以时聚首,同用一色纸印造。印文用屋木人物,铺户押字,各自隐密题号,朱墨间错,以为私记。书填贯不限多少,收入人户现钱,便给交子。无远近行用,动及百万贯,街市交易。如将交子要取现钱,每贯割落三十文为利。每岁丝蚕米麦将熟,又印交子一两番,捷如铸钱。”从这些史料可以发现从“私交子”到16户富豪主统一发行“官交子”的逐一落地过程:其一,交子的发行由无组织进展到16户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无疑是官员张咏与16户之首王昌懿的功劳;其二,交子上的图案已用同一“屋木人物”,且采用“同一色”的纸页;其三,统一使用“朱墨间错”的两色印刷格式;其四,采取了统一的发行办法。这是中国纸币印刷、发行肇始之初的情况,这些史料对于我们构图,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萧:张咏两次知益州,他是交子推进的枢纽式人物,这人给了我很多创作灵感。史载,张咏知益州,单骑赴任,是时一府官属,惮张之严峻,莫敢蓄婢使者。张不欲绝人情, 遂自买一婢,以侍巾帻,自此官属稍稍置姬属矣。张在蜀四年,被召还阙,呼婢父母,出赀以嫁之,仍也。张咏在嫁此婢时,文末特别强调“仍也”,此事也倍受宋人称赞,可见其人品难得。我们决定必须让张咏与这位“礼仪夫人”出现在画面中,从穿着、表情上展示张咏的公正、清廉与喜悦之情,又要表现“礼仪夫人”的青春体态,以及蜀地丝绸纺织业、手工业(扇子、头部发饰、装饰等)的发达,费尽心机,前后画了几十次……我们又借又买了很多仿宋代服装,自己和周边朋友均作为模特儿,逐一进入角色,几个月里反复几十次,去找那种“古意盎然、恰如其分”的感觉,直到差不多了,才开始落笔赋形。

  萧: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蜀地的益州、雅州、黎州发生大地震,这对经营交子的铺户来说是一大打击,必然影响到兑换,造成诉讼不断。恰巧这年九月朝廷派张咏第二次知益州,张咏上任后对原分散的交子铺户进行整顿,挑选出以王昌懿为首的具相当实力的16富商连保发行交子,共同承担兑换责任,其余交子铺户资格被取消。费著《楮币谱》等文献记载,在16富商连保发行交子时只提到王昌懿一人,他即是16户之首,属最早的私交子铺户之一,在交子运行中发挥作用最大,才被文献记录。我们考虑到王昌懿年岁较大,德高望重,所以绘制中创造了由他儿子来具体操持的场面。“王昌懿父子”的造像上暗含了“子像乃父”的传承,又有一商人带了妙龄女儿前来,女子的专注、暗恋眼神又透露出一段故事……

  萧:我们一边画草图,一边写创作日志。草图上百稿,电脑上制作效果图有500次之多。这是我习画五十年来遇到的最大挑战。第一稿(1200×500mm)完成后我们不满意,前后有几千人来品评、提意见,我们从善如流,虚心听取,最终确定了第二稿的基调:绘画性、戏剧性、故事性的统一,最大限度凸显交子的故事性,要让象牙塔里的油画艺术让位于故事性,必须使大众而非专家看懂。

  第二稿即定稿,尺寸3600×1500mm。从2014年夏天动笔,到2017年12月完工。有几个月我们集中精力,从早晨7点开始工作,到晚上8点回家。其中涉及笔触、色彩、构图三个方面。画面展示的时空为交子最为辉煌的1005年,一个暖洋洋的、日照不是很强烈的成都春日,“益州交子铺”位于锦江北岸,南门到合江亭之间,府河与南河交汇处,渐次推往东南向的远景——繁华的锦官驿、廊桥、白帆、码头、白鹭……画面大部为暖色空间,暖色光昭示了通衢大都益州的富有、富足、包容、流通、开放元素,人物肤色、各式丝绸服装均满足这一暖色、祥和的主题。核心画面是中心的交子,因而一切人物的颜色不能高于、大于、强于交子的高光。荷兰的油画对东方丝绸的表现可谓独步西方、极度逼真,但丝绸与女性身体的交相辉映所产生的美感,往往容易吸引观众去重视局部,而忽略人物神情。在我们的画里,我必须控制色彩,不能让丝绸的光泽高过交子,反客为主。再比如,画里运用的杏是真正意义的“中国黄”,是具有中国色彩叙事的典型色,从美术色彩上讲叫同类色的对比与运用,既展示对立,更强调统一,具有开阔、舒展的形式美感。

  记:画中40多人,主要人物23人,次要人物12人,人物10人,三类人物在画面里的仪态、坐姿、服饰各不相同,皆涌动着不同的故事……

  萧:画面里有本地人和藏族、羌族、彝族、回族人,还有波斯胡人。成都作为南丝路的起点城市,汉代后就有波斯人前来贸易,乐山、蒲江县飞仙阁等地文物充分反映了这一历史事实。黄筌的美术作品、邛窑梅瓶、玉堂窑香炉、财神关羽像、威严的石狮、依墙的扁担(杠子)、铜钱、铁钱、银锭、扇子(蜀锦与蜀绣)、带有铜铆钉的木箱、八角灯笼、交子墙贴告示、店招、马车、背篓以及里面的头盔、货郎的巴郎鼓……画面里每一个用具都绝非随心所欲。尤其是客商使用的装铁钱的麻布口袋,古蜀开明以来四川一直有种植、纺织苎麻的传统。宋始成都就流传有“五子登科”一说:票子、印子、绸子、粉子、车子,均逐一在画作里呈现。

  陈:交子研究专家认为这幅油画近乎完美地再现了交子的历史。美术评论家李力知指出它紧贴生活、再现历史,展示了画家的人生追求和对天府文化的挚爱。这件作品展示的不仅是成都对世界的杰出贡献,更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精彩呈现,对提升本土文化自信,具有深远意义。

  画坛人士说起萧继东,总会提及他完成于1980年、参加首届全国青年美展的成名之作《信念》,接着就会谈到《成都交子·汇通天下》。萧继东身材高大,骨骼壮硕,满头银发,谈起成都的历史更显骨力与敏锐。而陈登木则经过多年军旅历练,惯在沉默里倾情创作。他们都是具有写实主义精神的画家,当他们的目光聚焦于“交子”这一历史具象时,都激发出了共同的创作。

  北宋初年,成都出现了专门为携带巨款的商人经营现金保管的金融业务,名为“交子铺户”。存款人将现金(银锭、铜钱、铁钱)交给铺户,铺户把数额填写在用楮纸制作的票据上,再交还存款人,收取一定的保管费。这种临时填写存款金额的楮纸券就是交子。

  便利之道迅速推广,交子应用广泛,许多商人联合成立了发行和兑换交子的交子铺,并在各地设分铺。由于铺户恪守信用,随到随取,交子赢得了信誉。商人之间的大额交易,为了避免铸币搬运的劳苦,也越来越多地直接用交子来支付货款。后来交子铺户在经营中发现,动用部分存款,并不会危及交子信誉,他们遂开始印刷有统一面额和格式的交子,作为一种新的流通手段在市面上发行。一步一步的发展,使得交子逐渐具备、完善了信用货币的特性,真正成了纸币。

  随着交子影响的逐步扩大,对其进行规范化管理的需求也日益突出。北宋景德年间(1004—1007年),益州知州张咏对交子铺户进行整顿,去伪存线户商铺经营交子。至此交子的发行正式取得了政府认可。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年),政府设立“益州交子务”,以本钱36万贯为储备金,首次发行“官交子”126万贯,准备金率为28%。

  从商业信用凭证到官方法定货币,交子在数十年间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具备了现代纸币的各种基本要素,远远走在世界各国之前。

  据《续通典·食货》记载,交子三年一届,始于宋代之铜钱与铁钱溷用而不便于携;迄神宗时,交子正式由官方所承认,熙宁初年,伪造交子等同于伪造官方文书。

  如果说铜贝的出现是中国古代货币史上由自然货币向人工货币的一次重大演变,那么交子的问世无疑是货币史上由金属货币向纸制货币的一次本质性飞跃。这是成都对世界的伟大贡献!

  交子由“私交子”到“官交子”的嬗变史,浓墨重彩地书写了天府文化“创新创造、时尚优雅、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精神实质。如何用画笔去重现这一重大历史题材?尽管做了大量案头工作、田野调查,但当萧继东、陈登木拿起画笔,才发现问题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蒋蓝)

(责任编辑:admin)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